我要投搞
当前位置:作文汇 > 叙事 > 崔家堡往事 叙事作文

崔家堡往事 叙事作文

作者:诺殇 时间:6天前 我要投稿

内容介绍:这个和尚就是鸿智,这个寺庙就是坛山寺。祖父暂时在寺庙内住下,在鸿智的精心治疗下,他的父亲也渐渐恢复过来。后来,经鸿智联系,祖父便在崔家堡安家落户,从此定居下来。...

      本文《崔家堡往事 叙事作文》由作文汇用户投稿,希望为您的写作提供参考,如果觉得好请推荐给同学们吧~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崔家堡是一个很小的村落,位于古镇庄里西北约3公里处,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人口大概只有不到200人,住户大概有40多户,由老城和城下向东西依地形分布,居住分散。
  堡子的地形呈三级台形,最高处是老城,出城门向西是一陡坡,坡路下到大约城墙的腰部向西向东分别拐了两条路,这便是第二台。由西路和东路一直走,分别下两个坡,便到了最底台,这个台便是石川河几百年或者上千年前冲积的滩地平原。
  祖母与五保户
  我的家就坐落在坡路西拐旁边的老城根下,最早是两面土窑,后来增添人口盖了瓦房。我的祖母是当地人,据说嫁给我祖父的时候只有十七岁,是一个身材瘦小的小脚女人,但性子很爆烈,我经常会听到她和祖父大吵大嚷,那时我很奇怪的想,一个连路都走不快的小脚女人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嗓门?
  但是祖母的饭做的特别好,特别有味道,每次祖父从地里回来洗完手脸坐到桌旁,祖母就把饭端上来,吃完了又端走,我很少见过祖父进过厨房。由于是小脚,祖母很少上地,洗完锅碗后就开始纺线织布。那个年代没有计划生育,儿女很多,穿的衣服全是手工做,所以祖母特别辛苦。
  虽然祖母脾气不太好,但心底很好。我家的门前是大路,路的对面住着一户五保户,祖母经常会让我送些馍和饭过去,有时做了好吃的,会直接把人叫过来一块吃。这个五保户和我祖母一样也是个小脚女人,但她的脚比祖母的脚更小,年龄却比祖母大多了。我很少听过她说话,总是以″嗯”或″哦"之类的字表达,在我童年的那几年里,我总以为她是个哑巴。
  她早上起的很早,我上小学的时候,每天出门都会看到她。她的家是一孔大点的窑洞和一孔小点的窑洞,小窑洞放柴,大窑洞居住和做饭,没有院墙和院门,窑洞前面放着几块石头和一个碌碡,她就坐在碌碡上。她从来都是面朝西坐着,不论是早上还是中午还是晚上,也不论是春夏秋冬,从来都是一个姿势,始终没变过。早晨,阳光照在她的头上和背上,脸上看不清,满头的白发被大阳染成金黄。黄昏的时候,霞光照在脸上,她苍白的脸变得红通通的,要不是头后面盘着的白发和黑色的大襟衣衫,这个时候的她还真不象个老太婆。
  祖父说,他来到这里的时侯她就住在这里,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守寡了。据堡子老人讲,她嫁到这里的时候,丈夫家里人对她不是很好,婆婆不但骂她还经常动手打她,丈夫人老好,实在没办法就领着媳妇从老城搬到了这里住,从此她有了笑声,人也活沷精神了。谁知好景不长,当年的腊月就出了事。那个年代社会动荡徒匪猖獗,一个晚上来了一股徒匪要攻老城,但苦于城高攻不破,便逼着她丈夫去喊话打开城门,那知这个后生是个倔脾气,始终不吭一声,徒匪气急败坏,一顿拳打脚踢,天快亮的时候徒匪撤走,而这个后生却被毒打的鼻口出血,躺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那一年,据说她才十八岁,嫁到这里还不到两年。从那以后她就成了“哑巴”,一直守寡。解放后政府成立了农业社,她成了生产队的五保户。当我上完小学,去坛山寺上初中一年级的那一年,这个老太婆走到了她人生的终点。那是九月份的一个早晨,我照例早起上学,开了前门却没看见坐在碌碡上的她,便回头喊祖母,祖母已经起来了,她住着拐杖急步迈着小脚赶到窑洞前,但没叫开门。后来祖父过去和一同闻声赶来的邻居撞开窑门,大家看到躺在炕上的她已经离世了。听老人们说,给她入敛的时候,她的手里拽着一截头发辫子,拽的很紧,怎么使劲也掰不开她的手。那截辩子是她丈夫的,是她丈夫去世时她亲手剪下来的。据老人讲,她去世的时候年龄超过了百岁,她丈夫离世时她十八岁,也就是说,她守着那截辫子度过了漫长的八十余个春夏秋冬……
  祖父与鸿智和尚
  从堡子老城下来往西的路一直走,到了尽头,有一座寺院,叫坛山寺。寺内的主持叫鸿智,他的真姓真名没人知道,但祖父知道。外面的人都认为崔家堡的人都姓崔,其实不是。堡子有三大姓,崔姓、黄姓和张姓,我虽然也姓张,但不是这里这个张。祖父很小的时候是被他的父亲用担子挑着从河北一路逃荒流落到这里的,最早的落脚点就在坛山寺,祖父到这里最早认识的人就是这个和尚鸿智。
  祖父说,一个飘雪的夜晚,他的父亲走着走着一头栽倒在雪地里,浑身打颤说不出话,祖父吓得大哭。这时,一个和尚走了过来,蹲下身,摸了摸他父亲的额头,然后招呼身后的两个和尚抬起他,走进了寺院的大门。这个和尚就是鸿智,这个寺庙就是坛山寺。
  祖父暂时在寺庙内住下,在鸿智的精心治疗下,他的父亲也渐渐恢复过来。后来,经鸿智联系,祖父便在崔家堡安家落户,从此定居下来。这个鸿智也姓张,山西五台人,年青时出家,后来随他的师父来到陕西富平,最初在金粟山,三年前来到这里。
  祖父那一年九岁,他认识的很多字都是鸿智教给他的。他说,鸿智不但会写字,还会画画、开药方,还会读经书、诵诗文。鸿智从不愿提及他的身世以及出家的事,祖父也不好多问,但十多年后,因为一个女人的到来,才真相大白。这个女人是从山西一路步行过黄河、过韩城,经合阳、蒲城进入富平,由金栗山来到坛山寺,她走的路正好是鸿智一步一步走过的路。
  那还是个冬天,下着雪,很冷,天快黑的时候,鸿智领着一个女人走进祖父的家。那时祖父和祖母刚成家不久,鸿智对祖父说,让这个女人与祖母暂住几天。原来,鸿智是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在县城上学时认识了一个叫杨红紫的女同学,两人来往之后便私订终身。谁知鸿智自小就订有婚约,父母坚决反对,而杨红紫的父母也不同意,并很快将女儿送到运城,两人从此断了联系,渺无消息。
  鸿智一念之下,上了五台山削发为僧,任由父母劝解,从未回头。谁知二十年后,这个女人却千里迢迢来到他的面前。祖父后来每每提起这件事就唉声长叹。这个女人在这里住了不到十天,又孤身一人离开了这里,她走的时候,望着紧闭的坛山寺大门,泪如泉涌。从此,鸿智很少走出寺院,常常打坐诵经一坐就是一天。听寺内和尚说,有时会在深夜听到主持的哭声。上世纪六十年代,寺庙来了一群全身武装的年轻孩子,高喊口号,勒令僧人们限期离开寺庙,鸿智没有反抗,带领和尚们平静的走出寺院,从此渺无踪迹再无消息。
  流浪汉与苏姣
  祖父最初到崔家堡的时候,从坛山寺落脚到了一座空院,空院依老城的西城脚下,有两孔土窑,一面窑做厨房,一面窑为居室,祖父娶祖母时就是在这孔窑洞里。祖母说,她偶尔会做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有一个小伙子在院子里打拳,明亮的月光照在小伙身上,高大英俊的样子显得非常神奇。从堡子老人们的口中祖母听到了一个凄惨悲凉的故事。这个院子曾经住过一个流浪汉,没有人知道他的姓名,他总是早出晚归,很少和堡子的人说话。后来时间长了大家才知道,他的家在耀州的山里,父母在瘟疫中双双离世,他离家出走,在庄里方圆打短工,经坛山寺的主持帮助住在这里。
  一天深夜,突然来了一群人闯入小伙的院子,砸开窑门,将小伙拉出来拳打脚踢,堡子众人闻声赶来,那群人才停手离开。大家惊讶的发现,这群人从小伙的窑里拉出来一个女人,被五花大绑架到马背上扬长而去。原来,这个小伙在庄里街上一个大户人家打工,这家六十多岁地主的三姨太看上了小伙,于是两人私通。这一晚小伙将三姨太带回家中,不想引来杀身之祸。邻居老太婆说,那一晚小伙子伤的很重,后半夜的时侯大声喊了几句:酥饺,酥饺,大概是想吃酥饺了。天亮了后,邻居进窑去看,小伙已经咽气了。大家把小伙用炕上的被子和竹席一卷,葬到了公坟旁的沟边。
  后来,大家惊奇的发现,每年的清明节,小伙的坟头都会有人烧纸,并献上一包酥饺。有人曾在某一个清明的晚上看见一个身穿黑衣的影子站在小伙的坟前,肩头鲜亮的红色围巾显示出女人的身姿。直到有一年一个女人的尸体出现在沟底,再也没有人为小伙的坟头送过酥饺。这个女人就是地主的三姨太,她的名子叫苏娇,她的尸体无人来领,于是堡子的人们将其从沟底抬上来,埋在了小伙的坟旁。如今,由于风蚀雨淋,沟畔垮塌,小伙与苏娇的坟已不知去向,但沟畔的公坟里,每至清明,都会纸钱纷飞……

0
0
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Copyright©2013-2019 www.zuowenhui.com Inc.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47794号-3

版权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文章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邮箱:zwh-bd@qq.com(白老师)、zwh-bd2@qq.com(孟老师)

中小学生的作文宝库,让写作更轻松!
直接扫描上方二维码访问手机版